典型案例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刘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更新时间:2015-12-16 00:17:24点击次数:2964次

 案情简介

 

刘汉,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曾连续三届当选四川省政协委员、常委,其资产高达400多亿元人民币,曾被《福布斯》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2009年“胡润慈善榜”四川“首善”。

2014331日,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件由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检方指控,1993年以来,被告人刘汉、刘维等36人无视国家法律,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称霸一方,在四川省广汉、绵阳、什邡等地及部分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社会治安、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其中,故意杀人5起致6人死亡、故意伤害2起致2人死亡、非法拘禁1起致1人死亡。此外,被告人还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检方指出,刘汉、刘维等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经营罪、串通投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窝藏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等,应对相关被告人予以数罪并罚。

2014523日,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等案件在湖北咸宁一审宣判。刘汉、刘维一审被判处死刑。

 

 

 

(一)养痈成患、政商勾结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得以恶性发育的关键

刘汉、刘维黑社会性质组织之所以能够迅速坐大,与警方打击不力甚至官匪勾结密切相关。刘汉集团大部分严重暴力犯罪发生在十多年前,这些犯罪或没有得到及时追究或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在客观上帮助刘汉集团在特定区域和行业内建立起了极大的“威信”,为其称霸一方、形成非法控制并进而攫取巨大非法经济利益提供了条件。随着与官场勾结的加深,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恶性发育膨胀的同时被迅速洗白,刘汉也被包装为成功的企业家与慈善家,甚至成为当地的“地下组织部长”,开始在事实上分享政治权力。从这个角度看,市场运行及社会生活黑社会化的根源还在于官场权力的黑金化,防止黑恶势力抬头最有效、最根本的途径在于整肃吏治。

(二)贿赂犯罪刑事规制面临利益输送手法翻新的挑战

周滨2002年前后到四川投资,刘汉为“维护关系”高价从其手中购买项目;2005年,刘汉又以5亿元的低价把经济效益良好的天龙湖电站和金龙潭电站卖给有特殊背景的四川汇日电力公司,2个月后该公司将这两座电站以27亿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公司,转手净赚22亿元。这种有别于传统的新型利益输送手法十分隐蔽,尤其在转让标的为非上市公司(股权)的情况下,“贿赂”双方的主观心态及实际“犯罪数额”的认定均存在相当的困难。如何应对新型的、隐藏于“合法交易”中的非法利益输送,亟待进一步研究。

(三)企业主奉行政商结盟是利益更是风险

在中国现实语境下,企业家若能与一定级别的官员建立起稳固的利益同盟关系,其企业往往就能在该官员政治权力所及范围内获得巨大的利润空间。对于这样的企业家而言,与之建立利益同盟关系的官员级别越高、权力越大,其企业就越能“发展壮大”。同样地,官员若不与企业家发展特殊利益关系,其手中的权力就难以“套现”。但另一方面,政商结盟、官匪勾结的逐利模式也蕴含着难以单方掌控的巨大风险。政商、官匪之一端发生变故,另一方往往难以自保,甚至会大祸临头。如何处理拿捏政商关系,是中国为官、经商的必修功课。

(编辑:adminff)